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三国战记街机版 >> 正文

【丹枫】酒鬼父子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酒壮怂人胆,所以,有人说:酒是个好东西。很多胆大妄为之徒,很多绝顶聪明之人,都喜欢喝酒过后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,也说:酒是个好东西!人死如灯灭,带不走阳世间一草一木,恐怕不是绝对的。偏偏有人死后,不要金不要银,却从棺材里伸出一双手来非要两瓶好酒,只要看官相信就不是迷信!有的人死后还大捞一笔巨款,让后人慢慢享受。这是现实中常见的赔偿,看官不会有任何怀疑吧?喝酒死人,请客的人就要负法律责任!

话说八十年代初,农村责任制承包到户,解禁靠工分吃饭的落后体制。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,黑猫白猫,抓到老鼠就是好猫。农村不乏能人,明白无商不活,走农商结合,发家致富就快!

漆乡村有个华笑天,当时刚三十出头,身高一米七,大块头,很胖,大腹便便的,故人称胖子华。五官端正,能说会道,是乡第一批聘请干部,率先在镇上建一家经销店(有强占之嫌)。

开业当天,附近几百人燃放鞭炮奉贺。当然,附近人为了无钱购物方便,免不了说一堆恭维好话。胖子华,听了心里美滋滋地偷乐,举杯向大家敬酒:“小店借今天良辰吉日顺利开张,先敬乡亲们三杯酒。三杯通大道,一醉解千愁。哈哈哈,以后大家多多关照。有钱在我这里买日用品,我尽最大可能优惠。手头拮据的,不计多少我都赊销,什么时候有钱就结账!哈哈哈。”

客套过后,就天南地北的胡吹起来。有人大声说道:“率先在镇上开店外人,你是全乡第一家;不需要计划生育只生一男一女,你是全乡第一家;你是干部,妹是老师,兄妹俱荣,你是全乡第一家;父亲是酒“夜壶”,你是酒坛子,全乡第一家!”

胖子华手里端酒杯,穿梭在酒间,听了这番话笑了,哈哈大笑,回道:“我开这个店,第一为老爸行方便,以后他老人家不用提着空瓶到处去打酒,想喝什么酒就从架上取(拿)!第二就是为乡亲们排忧解难,没钱也能及时享受生活乐趣!”

酒席间站出胖子华的父亲,也是哈哈大笑几声,才说道:“儿啊,乡亲们有目共睹,我养大你们不容易。现在你和妹妹都给我脸上贴金了,我可以卸下肩上的重担,享受未来三十几年美好生活!酒,我要喝的,保持不喝醉。我就喜欢头重脚轻,走路偏偏倒倒感觉!”

胖子华的父亲叫华中加,五十过头,五官端正,说话幽默,为人正直,乐意帮助别人。在华姓家族中,不说德高望重,那也是落地有声。身高一米八,大块头,很胖,大肚子明显凸出,人称“胖中加”,唯一爱好就是一日三餐喝点小酒。老伴不喜欢出现在公众场合,将自己一生默默无闻地奉献给了家庭。除了劳动生产时和大家和平相处,就是没完没了地忙家务。

八十年代之前,胖中加没有钱喝像样的酒,桂花酒六毛钱一斤,从不断酒。没有下酒好菜,老婆、儿女都说:“有酒没有好菜,不如不喝啊。”

他总是哈哈一笑。说道:“怪酒不怪菜!等你们都长大了,能挣钱了,就给我天天打好酒!”

胖中加会屠夫,村里红白喜会都离不开他杀猪、做大厨。特别是每年冬天,到处帮别人家杀年猪,不论穷富他都不要工钱,也不要人家给肉作酬劳,就是白干活儿。为人正直,敢犯言直谏,所以村里人对他很尊敬。

凡是他杀猪,开膛破肚时,先小心翼翼地把苦胆割下,大声叫道:“老板,把酒送过来。”

主人把酒送到他手里,他把苦胆割个小口,灌进瓶子里,很满足地笑道:“嘿嘿,胆红素,喝了对人有好处的!”

然后,从肠子上找到一种淡白色的油腻子,叫“腻子油”什么的,抠出来,趁热吃了,喝几口正在浸泡的“胆红素酒”,有多少吃多少。一切忙完了,坐在火塘边品茶,说笑话,等饭吃。开饭了,他抱着苦胆酒,一一倒上一点,轻声说道:“嘿嘿,尝尝胆红素!这味道很好的约!”

最终,免不了主人扶他回家。

那个时代,男婚女嫁多数还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。家族中女儿订婚必须“通族”。男方认亲,必须给女方家族都送上礼物,养女有酒喝嘛。想当然,那时生活水平很低,要求也不高,简单一点,就送一瓶酒一斤糖。

华氏家族有个女儿,同刘家儿子订婚一年多,已经写了“八字”(过了五道程序),通常就叫“文定”。两边家族都认同通过了,一对新人可以明来明去,有恃无恐。后来,女孩发现男孩有很多不足之处,觉得不是自己理想的依靠,想退婚。父母多次做工作,女孩还是不答应嫁。婚姻大事,凭亲凭族了,想退婚就没有这么简单,必须有家族头人答应。女孩父母上门请胖中加,说道:“我家该死的女儿,这时候想退婚,请您给拿个主意。晚上到我家去喝酒,给她警告一下。”

晚上。女儿家父母摆一桌酒席,请来至亲长辈,先对女儿说:“今天,我把辈份最高爷爷请来了,你有什么想法,先说清楚,最后的决定还得听爷爷的!”

女孩说道:“他(指男朋友)样子丑就不说,很多坏毛病,不是我要找的依靠,我想到他就烦!”

胖中加问道:“我来了,不是听你(指女孩)说一些没有根据的话!你们做父母的、长辈都说一下理由!”

叔叔知道胖中加在村里很受尊敬,在家族中威望大,对事不对人,认理不偏心。心里自然有点害怕,但考虑自己的女儿一生幸福,只能偏向女儿,含糊其词地说:“女儿不愿意去,我不想强迫她!”

胖中加边喝酒边听着,听大家你一句他一句讲,不知不觉地喝了大半瓶酒,早就不耐烦了,带着怒气说道:“婚姻大事,你们当小孩过家家啊?写了“八字”就是板上钉钉了,人家就差纳彩迎娶了!现在退婚,门都没有!你们早干嘛去了?”

女孩子十分讨厌男孩,具体又说不出七条八款,一股劲地说:“我不喜欢他,我就是不嫁给他!”

胖中加气愤地说:“今天,我喝酒了!有点醉,但是,说的话还要作数的。你们没有醉,给我听好了!你们没有充分的理由,别做梦退婚!华家是小族,刘家也是小族。家族虽小,脸面还是要的!到时候你不去,我叫人把你绑过去!”

女孩子带着哭声说:“你们要这样逼我,我宁愿死也不去!”

胖中加大声驳斥道:“好啊!你有本事现在就死,我立即叫人把你拖到山上喂野狗!”

村里人都称赞胖中加做事不偏不倚,华氏家族更不敢妄言。几年后,才知道这女孩,看上邻村小伙儿,所以才变心。

今天,胖中加在这里同大家喝酒,气氛非常活跃。嘴里一直说:“我没有醉,很开心,过两天我们又喝!哈哈哈哈,今天别说我唱高调。现在形势一片大好,农村有了脱贫致富的机遇。你们这些后辈儿郎,个个有文化、有知识,利用我们当地田多地广,交通方便,充分展现你们的飞天本领,撸起袖子加油干,把我们漆乡建设得像城市。个个有作为,家家是万元户!我要活到一百岁,今天到你家喝酒,明天到他家吃肉!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酒席中站出村干部,带着醉意说道:“漆乡人民自古以来都是勤劳勇敢的,奉献精神有目共睹,从不会安于现状。土地是我们懒以生存重复资源。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利用科学知识,种好田种好地。没有经商头脑的人,大胆利用好大片空闲土地,多栽红薯,多产优质淀粉,我相信,不出三五年,大家不会仅仅是满足温饱,一定是家家住洋房,人人开小车。”

席间一位村民说道:“我没有别的本事,就是喜欢酒。准备开办一家米酒作坊,酿出像茅台一样的名酒,给漆乡争光!”

胖中加又是哈哈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是酒仙,天天到你家喝酒!”

华笑天也是哈哈哈哈哈大笑,说道:“这下把我爹给乐坏了。大家一齐努力,拿出自己的绝活,放开束缚多年的手脚,苦干加巧干,建设美好的漆乡。我爹满八十岁,我也退休了。我一定华衣戏亲,效仿古人侍奉两位老人!”

华笑天在机关经常下队,应酬多,回家又要交朋结友,酒气走到那里喷到那里。商店由老婆和小孩管理。

父亲胖中加农闲就来商店帮忙,偶尔杀头猪,摆在商店前面卖肉。带着酒味喊道:“哎哎!剔骨卖肉,剔骨卖肉!有钱收现金,没有钱就赊账!”

人家卖一头猪肉要用一整天,他卖肉只要一个上午。傍晚,抱着酒瓶回家,见到人就说:“而今政策好!要能活一百、两百岁就更好了!”

华笑天刚下队回来,几天没有任务,只需到距离两百米远政府报到就可以了。

镇上人家死了个月猪儿(未满双月),大约十五六斤,肥得身子都圆了。华笑天提回商店,烧开水烫起来。一个人忙碌了两个钟,才洗刮干净,站在门口,见熟人就喊:“晚上来喝酒,我今天搞了个新鲜(这里指很少吃过的)菜!”

晚上,机关来了五个,集镇上好友来了六个,围着大饭桌品酒品菜。机关几个干部,假装斯文,说话轻言细语的,只有镇上干农活几个人,快人快语,嗓门也大。一个说道:“嘿!胖子的手艺绝了,这“斋猪儿”肉做得这么好吃!佐料配得恰到好处,肉炒得里脆外嫩,油而不腻,香气扑鼻,入口即化。”

这些能常聚在一起酗酒的酒肉朋友,无非都是吃货,有酒什么菜都好吃。的确,华笑天为自己的杰作感到骄傲,酒意有了三分,脸上已经变得通红,放下筷子,眉开眼笑地说道:“我城里出差,在酒店吃过几次烤猪,样子好看,油、没有油味,盐、没有盐味的。我做的小猪儿肉。比那好吃一百倍呢,连骨头都嚼着吃了!”

“相逢不饮空归去,洞口桃花也笑人”。这顿酒饭一直吼到零点,倒了七八个。个个像一滩稀泥,扶都扶不起来。听他们闭着眼语无伦次醉话,快感都是酒赐予的,喝死了也没有怨言。

华笑天到学校找妹妹,刚好下课,在操场上见到妹妹华意香。妹妹见哥哥来找,肯定有事,老远就主动打招呼,问道:“哥,这么急匆匆地,有事吗?”

华笑天微笑着走近妹妹,轻声地说道:“今天是老爸五十八岁生日,我们一起回家,陪他老人家喝顿酒。”

下午五点,华意香就到哥哥商店门口。华笑天早就将两瓶过百元的酒打包好了,妹妹到商店不久,兄妹俩有说有笑地往家走。他家在溪水上方,距集镇约三里小村落,不足二十人,也在公里边上,很快就到了。

胖中加今天生日,家人谁都没有张扬,怕弄出一点动静,让邻居知道这事,晚上起码上百人来奉贺。

胖中加会杀猪,村里的红白喜事常做大厨,菜做得好。自己放一天假,悄无声息地宰了一只大雄鸡,炖一只腊猪脚,买几块豆腐,猪肝,猪肚,还特意炒了一碗花生米。鸡肉伴黄豆做火锅,早摆在桌子上了,锅子里泛着浪花呢。胖中加见儿子女儿来了,笑得两嘴唇半天合不拢。老妈摆好椅子,装好饭放到桌子上,一家四口围着桌子准备吃饭。胖中加见儿子弄两瓶名酒,心里有点痛,先说道:“老爸我就是个“滥瘾”,钱不好挣,别喝这样贵的酒!”

儿子华笑天哈哈一笑,说道:“您和妈妈都辛苦了一辈子,现在条件好了,应该享受一下,别喝那些便宜散装酒。”

女儿华意香说道:“今天就悄悄地陪您过生日,明年给您做大寿,摆三天酒席!我买一千块钱鞭炮!”

胖中加开心地笑了,说道:“你们有这番心意就够了。今天儿子陪我多喝两杯,我想醉一回!”

儿子女儿一齐说:“酒喝醉了,对身体特别危害。坚持每天喝二两,对身体有好处!”

老伴听了不高兴,话里有几分气,说道:“醉醉醉,我看到你们爷俩喝酒就讨厌。你们醉了,谁服侍你们啊?想把我也累死啊?他爹啊,你不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差了吗?”

胖中加哈哈哈地大笑,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。说道:“看你这老婆子,我没病没灾的,一生就喜欢酒。我现在还能打死老虎呢,身体差了也是你们不给酒喝造成的。”

九十年代末,华笑天、华意香都正式扶正,华笑天成了国家公务员,调到文家滩工作,离家两百多里,就将商店关闭,在文家滩再开商店,让妻子继续管理。儿女将要读大学,负担十分沉重!

胖中加舍不得花钱,依然提着空瓶常来集镇上打酒。他走路慢了,说话声音小了,笑声也没有以前响亮,脸上也黯淡无光,村里的人都知道他身体大不如从前了。儿女担心父亲醉酒摔倒,经常发起攻击,要父亲立即戒酒,胖中加因此感到不满。

“不让我喝酒,除非我死了!”

胖中加来镇上打酒,见人就说这句话。华笑天调离家乡,胖中加年纪已高,乡亲们的眼光里没有之前那种温度,连打招呼的人极少。胖中加莫名地自言自语,很多乡亲都听到了,就是没有一个人去关心这句话的内在问题,也没有一个人想知道,他为什么要常说这句话。世态炎凉啊!“有茶有酒多兄弟,急难何曾见一人”。百人私下揣度,不及一人问候。

胖中加早上起来,坐在火板(做饭的地方)旁边,对正在烧水的老伴说:“夜里我做了个梦!我娘给我一瓶好酒,把我带到好远好远的山顶上,哪里的风景真美,云飞雾绕的。突然,我娘不见了,我也找不到自己了。我心里害怕,到处乱窜。最后,我才知道自己关在一个很大很大的玻璃酒瓶里,能看见外面山水,就是出不来。我大声喊着娘,酒瓶从山上滚下来,撞在石头上,酒瓶破了,我才出来,醒过来身上吓出一身冷汗。”

哈尔滨儿童癫痫医院电话
手术导致的癫痫病怎么治疗
小儿癫痫病发作怎么护理

友情链接:

人来客往网 | 南师大附属幼儿园 | 怎样网上购票 | 例假颜色发黑 | 最新策略网页游戏 | 木别墅有限公司 | 喜马拉雅山在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