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例假颜色发黑 >> 正文

【菊韵小说】但愿那海风再起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前年二月下旬,他从香港返回珠海,搭乘的是一艘不大的客轮。天在不觉中阴了,风也在不觉中大起来。那条船便开始晃了。起初还好,浪把船托起来,然后划向波底,压跷板似的,走浪桥似的还觉好玩,可是十分钟后的情形就不一样了:船开始转着圈儿地摇!

有人开始呕吐。接着有人跟着吐。

他的感觉也不好,胃里翻江倒海的,不过他还能忍住。但他身边的一位女士就惨了:她几乎吐尽所有的食物,她把嘴脸埋在纸袋里,开始干呕!

他看她一眼,见她面色苍白,形容消瘦,而且身边没有陪伴。她见他注意她,勉强笑一下,说声:“对不起!”

他忙对她说:“您吃点这个吧!你吃了可能会好些,来,接着!”他把手中的小食品姜片递给她。她接了。她低着头,头上堆着浓密的卷发,发型是大波浪。

她说:“不好意思。”她开始把姜片放入口中,慢慢地咀嚼。

这时阳光从舷窗射进来,风小了,客船慢慢平稳下来。女士从随身携带的物什中取出一盒巧克力,捧在手里,对他说:“大哥哥,您把这盒巧克力带给孩子吧!”他忙推辞,找各种理由去推辞,她只是不依。他只好收下。一小袋姜片换来一大盒巧克力,现在轮到他不好意思了。

为了缓和气氛,避免尴尬,女士开始同他搭话:

“大哥是北方人?”

“我从西安来。”他说。

“西安?你从西安来?”

“是。西安你去过?”

“我在西安教过十年书……”

“那我们是乡党了!”

他用西安话这样回复她,同时表示了对乡党乡情的亲切。现在,开始他问她了:

“你是数学老师?”

她一愣,反问道:“为什么一定是数学老师?数学老师有什么特征吗?”

他说:“数学老师严谨。”他笑一下,问道:“我说错了?你不是老师吗?”

她说:“我是老师,不过是教语文的。”她凝视着他,饶有兴趣地问:“大哥搞什么工作?研究易经吗?会看相?”

他说:“我是个骗子。”

她瞪大眼睛,半张着口,显然被“骗子”吓住了。

他解释说:“我在一家企业办厂报,报喜不报忧,说了很多假话,我是骗子!”

她听了哈哈大笑。

就这样他们一扫因为陌生带来的窘态,开始自由自在的交谈了。也正是因为这一路的交谈,他们认识了。他从她那里知道她现在已经退休,退休前在北京一所大学里工作。这次出来只是为了走走看看散散心。上岸后他们交换了电话,留下了网址。这才互道珍重各奔东西,他钻进了女婿接站的小车里,回头再去寻她,她已经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。

回到西安,他很快就把这件事这个人淡忘了。直到今年春节,他收到一条短信,短信说:“大哥哥,还记得我吗?我看了你网上所有的文章。很佩服你!春节到了,祝愿你和你的夫人健康,幸福,孩子们好!”底下署名:书婷。

“她看了我发在网上‘所有的文章’?那可是三百多篇文章八十多万文字量啊!”他这么想着,他受了感动,同时,他得给她纠正:他哪有什么夫人?他现在是孤身一人!于是他拨通了她的电话。电话很短,除了感谢她的问候,感谢她的巧克力,同时还做了我是单身的严正声明。

这之后她又来过几次电话,每次来电话她总会说:“我很想回西安。”为什么呢?她回答说:“因为我爸爸妈妈留在西安烈士陵园里了,老人生前是做机要工作的,后来参与了“两弹”研发工作。原子弹上天了,我母亲去世了,她只活了四十五岁,我爸爸去世时也只有六十二岁。他们生养了我们姊妹三人,我的哥哥和弟弟现在仍在西安……

电话是沉重的。电话让他猜想她的父母为什么早早地就去世了呢?还有她这个人,这个面容姣好,神情恬静,少言寡语的妇人,不说实际年龄谁会想到她已经退休了?想到她眉宇间的川字纹,想到那双深邃乌黑的眼眸,眸子里透出的黯然神伤,以及她的那身看似随意实则考究的着装,还有她的婉约的姿态,好听的声音。想到父母去世后她领着弟弟艰难度日的不易,想到她因为思念父母不知流下多少泪水时,他的眼睛涌满泪水。他这是怎么了?人家是有家的人啊!

人啊,是需要人爱的,人也需要去爱另外一个人。因为有爱,有善良,心还没死。

就这样,每当她来一次电话,他就要多想一回,想的最多的还是那次邂逅相遇,但愿还能再走一次那条水路,但愿她还和他同在一条船上。但愿那海风再起……

可是,这可能吗?他一次一次地感到了自己的可笑。于是便不再去想了。

五一节到了,他的家里来了一位稀客。客人是他在大学附中读书时的小师妹,她叫祁珍,她小他三届,他们是同一位班主任的学生。

祁珍问学兄:“你现在还一个人吗?”

“一个人。”他回答说。

“那好。”祁珍说,“我领你去见个人!”

“什么人?”

她笑。她说:“一位女士,走吧,我家先生接你来了,车就在你楼下!”

“你先生来接我?这不合适吧?”他不安起来。

祁珍对他说:“女士是我先生的胞妹!你换件衣服吧!”

他换了衣服,跟在祁珍身后迟迟疑疑地去了。

小车把他拉到一家宾馆。他们进到厅堂里,脚下是猩红色的地毯,大厅的一角安放一架乳白色的钢琴,一位身着鹅黄轻纱的妙龄女郎正在弹奏咏叹曲。键盘叩击心灵,琴声召唤良知。这阵势这情景还有小师妹目光中耐人寻味的神情,不由使他忐忑起来。

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妇人,那妇人抱着好大一束康乃馨,走到他跟前停住了。祁珍和丈夫也停下来。这时妇人怀抱中的花慢慢移开,露出了一张微笑的脸。

他见了,心脏骤然狂跳起来,他惊讶地发现,这妇人,是书婷……

南京癫痫治疗技术
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小儿癫痫病的原因是什么

友情链接:

人来客往网 | 南师大附属幼儿园 | 怎样网上购票 | 例假颜色发黑 | 最新策略网页游戏 | 木别墅有限公司 | 喜马拉雅山在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