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海薇摄影工作室 >> 正文

【百味】两个人的天堂(中篇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、

冬日少有的阳光波闪闪的,像水,洗得D城辽东学院干干净净。天是蓝的,云是白的,校园是空的,听不到了寒假前的嘈杂。

以往热闹的校园终于沉寂了。正在读大四的杨传辉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,神态有些恍惚。他的身心已经进入了家乡那块贫瘠的土地上。自从踏入这个校门,他就没有回去过。倒不是他与那个满目荒芜的小山村感情疏离了,实在是因为他没有路费回家。

他很想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妹妹,他们的模样就亮晃晃的在他眼里跳荡着,还有家乡那条窄窄的曲曲弯弯的小道,晃晃悠悠的人影儿,一切的一切,甚至风的呼吸,都微妙在他的心中。

杨传辉出生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,那个地方叫小里屯,小里屯被包围在重重叠叠的大山里面。别以为有山,就一定山清水秀,小里屯只是一个贫穷的地方,山是光秃秃的石头山,不长树,也不长草,地是荒凉贫瘠的山坡地,每年都要靠政府的救济才能把日子熬下去。小里屯的人就像长在地里的庄稼哪儿都去不了。

幸好政府在这里还建有一座希望学校,杨传辉才能够读上书。在他上初三的那一年,有一个从北京来的女大学生,来他们学校支教。那是杨传辉第一次见到从城里来的人。女老师姓苏,叫苏曼,二十来岁的样子,乌黑的长发,皮肤白白嫩嫩,好象用手轻轻一碰,就会流出水来。杨传辉总愿盯着苏老师看个不够,仿佛她是来自天上的仙女。

有一次,他看到苏老师打了一盆水,在太阳底下洗头,她长发上的水珠在太阳下闪着莹光,她的脸,被阳光抹上了一层金色,有一种非人间的味道。他看着看着就有些发呆了。苏老师洗完了头,他赶紧跑过去给倒水,苏老师就对他笑。她笑的时候,两只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线,月牙一样,两边脸颊上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
这个时候,杨传辉的眼睛突然像小河里流淌着的水,泛起一层亮亮的波光。苏老师的笑容在杨传辉的心里,升起一股力量,这股力量,像天上的云,把杨传辉从地面上托了起来,举到很高的天空上。

苏老师教了杨传辉他们半年后走了。那一天,杨传辉爬上了高高的山顶,看着载着苏老师的牛车在细如蚯吲的山道上,摇摆着,走远了,并且逐渐地,埋进了阳光深浓的山那头,像梦境一样隐了。

杨传辉放开了喉咙高喊:“苏老师……”然后,他哭了。

山里的夜黑得像深渊,杨传辉躺在床上,想着苏老师,想着他的未来,他发誓:一定要到城里去,找一个像苏老师那样的女子来爱一辈子。

这样想的时候,他觉得眼前有一束细小的金色光线从遥远的城市穿过厚厚的尘埃,把他的心照得一片明亮。

杨传辉终于在这样的力量之下,考上了D城辽东学院。

二、

有些事情是和心灵有着密切的关系,不仅因为心灵是发芽的地方,还因为心灵可以让温暖生长,就像棉被一样,蓄满爱意。

当杨传辉踏入车水马龙的D城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他心中生长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温暖。接下来的时刻,他简直以为是在梦境

那一天,他欣喜地第一次坐在大学的教室,目光在同学们的身上扫来扫去,突然,他的心好象突然被什么东西揪扯了一下,一股又酸又麻的感觉,像波浪一样在他的身体荡漾开来。他伸出双手捂住脸,眼睛却从手指的缝隙间看了出去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,他心里的愿望居然在同一天降临,他掐了下自己,感觉不是做梦。他分明看见了一个与那个住在他心里的苏老师几乎一样的女孩,一样乌黑的长发,一样白白嫩嫩的脸庞,一样两个浅浅的酒窝……

看着看着,杨传辉的心就开始颤栗起来,巨大的喜悦让他闭上了眼睛,他看到了自己眼睛底幕上有一团亮光,看到了有一圈柔润的轮廓向他扑来,那是浩荡的生机勃勃的春天的气息。就这样,这个名叫黄豆豆的女孩一下子就占据了杨传辉的心。

一日一日的光阴里,黄豆豆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盈盈地顺着她的发梢、眼角一路风景地钻入杨传辉的心间。

杨传辉在内心里无比地爱着黄豆豆,但他不敢向她表达。在图书馆、在食堂、在操场,每次看见她,他都会停下来给她一个微笑。但他始终都不敢与她搭话,更不敢说出心中的哪个“爱”字。

爱在他的生活中是被排挤的,像他这样一个从山里来的穷学生是没有资格说爱的。可是他又不能赶走想要和豆豆在一起的渴望,他的心因此而饱受煎熬。

经过他细致的观察,他发现一般星期天的下午黄豆豆都会泡在图书馆里。于是,在一个非常晴好的星期天下午,杨传辉抑制不住地从宿舍里跑出来,偷偷地在黄豆豆必经的地方等着她。

果然,黄豆豆来了,她穿着一身鼠灰色的休闲装,背一只双肩背包,脚步轻盈地走着。她觉察到有人在看她,她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。实际上她是知道谁在看她的,那个叫杨传辉的男同学,他经常地有意无意地盯着她看。对这,黄豆豆并不反感,有时还回报他一个温暖的笑容。她有些喜欢他,他有一张明朗的脸,眉宇宽阔,额头饱满,眼睛很锐利的那种,嘴呢,轮阔很好,男人很少有他这样的唇,红红的,软软的,很性感,与他一米七八的标准个头相比,他有些瘦弱了。

黄豆豆走到花圃前时,停了下来,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儿,在阳光下静静地开放着,淡淡的磬芳煞是怡人,黄豆豆蹲了下来,嗅着那些花儿,仿佛这些花儿就是她生命中隐密的芬香。

这时,在不远处等着黄豆豆的杨传辉走了过来了,装成与她不期而遇的样子。他问:“黄豆豆,在看花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杨传辉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发出抖声:“豆豆,你跟花在一起都分不出彼此了。”

“是吗?没想到你这么会说话,你去哪呀?”豆豆问他。

“去图书馆。”他说。

“正好我也要去。”

他笑了,而她脸红了。

“那一起走吧。”杨传辉很有热情地说着。

俩人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然后到了图书馆,各自找了位置,静静地看起书来。

傍晚的霞光透过图书馆的大落地窗很美丽地落在黄豆豆的脸上,黄豆豆轻轻合上了书,伸了伸坐得有些僵硬的腿脚,站起身来,准备回去了,当她走过杨传辉的身边时,邀请他说:“杨传辉,该去吃饭了,一起去啊。”

杨传辉的眼里突然涌出一种难言的苦涩,他摇摇头说:“你先去吧,我再看一会。”

望着黄豆豆渐行渐远的身影,一种痛苦在慢慢地啃噬着他的心。

季节很是平和,春去秋来,转眼他们已经读到大四了。而他依然没有向黄豆豆迈出爱的步伐。他太自卑了,每天他都在热泪涟涟地盼望着,却又在孤独的等待中绝望着。日子在他一派心境的虚寂与心念的不甘中一天天过去。水涌霞升,雨雪风云埋葬了无尽的气候节令和草嘶虫鸣。

在这个大学最后的寒假里,莫名的凄凉和伤感向他涌来。他突然突然地很想抱着豆豆痛哭一场。他闭起眼睛喘了片刻,然后睁开眼睛,一骨碌爬起,拉开了宿舍的门走了出去。他信步走着,凉风撩起了他那略显单薄的衣襟,这时,他突然看见了一袭红衣在他前面不远处摇曳,杨传辉的眼界里,立刻一片荒原红得耀眼,他呲牙轻轻一笑,甜蜜淌了满地……

三、

那个红衣女孩,正是黄豆豆。她的神情在寒冷的风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忧伤。她孤独地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荡着,一阵阵寒意袭来,她拢紧了双肩,诺大的学院,静得仿佛掉根针都能听见。巨大的孤独感黑云一样压向她。

在她的记忆里,家从来都不是温暖的港口,她的爸爸妈妈总是在吵架,他俩就像两只受伤的刺猬,谁都不肯为对方做一些小小的让步,她是在爸爸妈妈的吵打声中长大的。在她22岁的生命里,很少有阳光明媚的日子。就在她考上D城这所国内三流大学的那一年,妈妈毅然地放弃了这个家,放弃了她,回了老家。

望着载着妈妈的火车一点一点地在她的眼前消失,黄豆豆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“妈妈”……她追着火车奔跑着,眼里滚落了两行热泪。而他的爸爸在她妈妈走后没过多久就娶了新欢,又给她生了个小弟弟。她的爸爸自从有了儿子,似乎早已忘了他还有个女儿。她看到爸爸抱着小弟弟那陶然的样子,忽然有了一种被遗弃的感觉。而爸爸的新欢更加地看她不顺眼,时不时的朝她甩来些尖刻的话。一想到又要回到那个冰冷的家,她突地打了个冷战,鼻子像受了风寒一样发酸,不由自主的,心又刀扎般地痛了起来。

就在这时,杨传辉快步来到她的跟前,暗自地吸了口气说:“嗨,黄豆豆,你还没走啊!”

黄豆豆回过头来一看是杨传辉,轻巧地叹了口气,那叹息就像是春风吹落花瓣上的浮尘一样,轻得要跳起来。她把拂在脸颊的一缕头发挑在耳畔说:“杨传辉,你也没走啊。”

“是啊,好象这么大个校园就剩咱们两个人了。”

黄豆豆一下子笑了起来,露出白白的牙齿说:“两个人不好吗?”

杨传辉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丝颤栗,感到心中有温软在吹拂。他不知怎么就脸红起来,连忙说:“好,好,真好!”

看着他的大红脸,黄豆豆用上牙齿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。这时,有风在她的头发上调皮地牵扯着,把她的头发蓬乱地吹着。她无法摆脱风的吹拂,索性就让头发顺着风势飘摇,她的脸就在风中生动起来。除了风,只有风是最解风情的。杨传辉看着黄豆豆倏地觉得苏老师正从他那遥远的梦境里走了出来,站在他的眼前。他脱口而出:“豆豆,你太美了!

“哈,你是第一个说我美的人。”

“真的,你与一个曾在我们家乡支教的一个女老师长得很像,我在咱们班第一次看见你,就惊奇地不得了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冷峭的风吹过,他俩同时打了个冷战。“真冷,去我寝里讲,如何?”豆豆说道。

杨传辉心中掠过一阵惊喜,连忙说:“好啊!”

宿舍里空荡荡的,学院掐了供暖,屋子里也很冷,黄豆豆倒了两杯热水,递了一杯给杨传辉:“喝点热水吧,暖和暖和。”

杨传辉点点头“恩”了一声,便把一大杯热水咕咚咕咚灌进了肚里。然后放下杯子,抬起眼睛看着豆豆,豆豆正用恬静、温柔的眼睛注视着他。他的眼底闪过温情,深深地看着豆豆说:“豆豆,你知道吗?你是我的一个梦。”

于是,杨传辉给豆豆讲了关于苏老师的故事,黄豆豆眯起眼睛仔细地听着,这个简单的表情漾起了她满身的风情。

他看着她用轻得像是耳语的声音说:“豆豆,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想爱你一辈子”。说完这句话后,他突然觉得自己站在那儿不能动了,心房里细细的暖烘烘的震颤快要震出他的眼泪了。

黄豆豆的双颊微微泛红,眼睛里波光潋滟,心就像浸泡在糖水里,甜甜的,湿湿的。她看着杨传辉轻声地问:“为什么等到现在才说?”

杨传辉眼里闪过一丝悲伤,他下意识地咳嗽了几声,说:“豆豆,我怕,我怕你瞧不上我,我是从山里来的穷孩子。你知道吗?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我有多兴奋,我高兴得哭了,我跑到我们村的最高的山上高喊:“嗨……苏老师,我考上大学了!

可是,当我回到家里,看到爸爸妈妈那满脸的愁容时,我感觉我整个的人一下子就掉到了冰窟窿里。真的是读不起这书,全家拼死拼活地干,一年的收入也不会超过两千元。而我考上的这所大学,学费每年的需要是全家不吃不喝的五年的收入。

看着爸爸妈妈那过早衰老的脸,还有正在上初中和小学的妹妹和弟弟,我不忍心了,我不想让爸爸妈妈为难,考虑再三决定放弃。我含着泪忍痛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,不上了,干活去,供妹妹弟弟上学!

可爸爸妈妈死活不肯,说我是我们那里唯一考上大学的,他们头拱地也要让我念上大学。我扑通一声给他们跪了下来,“爸爸妈妈,我会报答您们,让您们过上好日子的!”

我把通知书粘好,揣着爸爸妈妈东凑西借的钱和一个梦想来到了D城,没想到,第一天就看到了你,那一刹那,世界在我眼里瞬间亮了起来。四年来,我的生活费是靠着奖学金和节假日寒暑假去工地打工艰难的撑下来。而学费就完全靠助学贷款,可是眼瞅着就要毕业了,我的助学贷款肯定是还不上了。你知道,还不清贷款,学院是不给发毕业证的,不发毕业证,你说我这四年的大学不是白上了吗?

一想起这些,我的心就在滴血。豆豆,你说,以我这样的背景我敢向你表达我的感情吗?快四年了,我的心每天都在受着煎熬,多少次了,我在你的宿舍楼下徘徊,在你路经的路口偷偷地等你,但我真的没有勇气向你说出我对你的爱。

说到这儿,杨传辉的声音哽咽了。黄豆豆不知不觉间,眼泪也流了一脸。她的心里涌上酸楚,没想到杨传辉这么不容易,求学的路这么艰难。她的心生出悲悯,好想给他安慰,她伸出手像个小母亲似的抚了一下他的头。刹那间,幸福的感觉水波荡漾地让微不足道的杨传辉漂了起来……

四、

感情这东西,谁都无法绕过,如果人生是一条源远流长的江河的话,爱就是生命的源头,而黄豆豆就是杨传辉生命的入海口。

女性癫痫危害有多少呢
怎么治疗癫痫有效果
哪些癫痫病患者可以手术治疗

友情链接:

人来客往网 | 南师大附属幼儿园 | 怎样网上购票 | 例假颜色发黑 | 最新策略网页游戏 | 木别墅有限公司 | 喜马拉雅山在哪